温度

司溟

首页 >> 温度 >> 温度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偏执大佬他又宠又撩 假千金被迫继承亿万家产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七零后妈的团宠小崽崽 FOG[电竞]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[穿书] 史上第一宠婚:慕少的娇妻 第一婚宠:重生娇妻太惹火 小可爱被哥哥们团宠成了大佬 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
温度 司溟 - 温度全文阅读 - 温度txt下载 - 温度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

极热(3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历时一周的痛苦煎熬,莫傅司终于戒掉了□□。两个人都瘦得脱了形。

处理完了俄国的事务,莫傅司执意要出院。

于是在雪后初晴的一个早上,两人坐飞机回到了蔺川。

被搬得几乎一空的莫宅还需要收拾整齐,所以莫傅司就搬进了他送给温禧的那间小高层样板房里。

劳斯莱斯开到楼下的时候,温禧这才想起来小狗在她去俄国前被寄养在了宠物托管中心。

“请停一下车,我要去接一下小狗。”温禧朝司机说道。

“好的,夫人。”

这一句“夫人”让温禧闹了个大红脸,莫傅司看在眼里,不由失笑。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,“我和你一起下去。”

温禧拿起自己的羽绒服,又看一眼他身上穿的羊绒大衣,里面只有一件马甲背心和衬衫,这个男人,身体又不好,还这么爱臭美,死活都不肯穿多点,说是会破坏风度。不仅如此,还嘲笑她穿羽绒服像只企鹅。于是温禧没好气地说道,“你还是坐在车里吧,外面很冷的。”

司机拉开车门,温禧脚刚落地,莫傅司也从另一侧出来了。

他黑色的大衣还敞开着,在北风里猎猎飞舞,整个人在衰败的冬景里显得格外英挺不凡。温禧心里腹诽着某人的骚包,却还是主动帮他拢了拢衣襟,将大衣的银扣子一颗一颗扣好。

莫傅司只是安静地站着,任由她将扣子挨个儿扣好。

“好了。”温禧刚抬头,就对上了一双深不可测的灰色眼眸,他的眼底有什么正在凝聚。不声不响地牵起她的手,她的手又温又软,莫傅司正贪恋着这一点热度,却发现温禧已经紧紧反握住他的手,似乎要把所有的温暖悉数给他。他心里一动,将彼此交握的手插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里,朝宠物托管中心走去。

余枕霞看到温禧和那个最初寄养小狗的男人一起出现,便知道这个年轻的姑娘终于找回了幸福,不由笑得格外温婉,“回来了?我把小狗抱出来给你。”

刚打开笼子,萨摩耶已经一阵风似地冲了出来,好些时候不见,它明显长大了一些。肥白的小身子扑到温禧靴子上,快活地叫唤个不停。

温禧蹲下身,一把把它抱起来,蹭了蹭它的脸,“小狼,你有没有给枕霞姐添乱?”

“小狼很乖的,一点都不要人费心。”余枕霞轻轻拍了拍小狼的脑袋。

“它叫什么?”莫傅司忍不住蹙眉。

“小狼,你不觉得一只狗叫狼很威风吗?”温禧笑眯眯地搔了搔小狗的下巴。小狼也神情得意地扭脸,朝莫傅司吠了两声,可惜再怎么叫,也是狗声,不是狼嚎。

莫傅司表情很无语。

和余枕霞告别后,温禧一手抱着小狗,一手提着装有饲养用品的小包,和莫傅司并肩出了托管中心。

八十坪的房子甚至只抵得上莫宅的一间书房,但蜗居于此,却让莫傅司感觉到了三十年的岁月里从未有过的安宁与静谧。

他们就像这个城市里最普通的一对小夫妻,相依相伴。

早上吃完早餐,莫傅司会陪温禧去菜场买菜。其实他连去超市的经历都少得可怜,去菜场这种嘈杂的市井之地更是让素来爱洁的莫傅司忍无可忍。然而,这些个人好恶如今都无法和他心底那个强烈的愿望相比——他只想在他还活着的时候,能够多一些时间和爱人厮守在一起。他孤独得太久,以至于他比普通人更加贪心,对于到手的这一点幸福喜乐,他实在不舍得放手。

年关迫近,菜市场里人声鼎沸,简直连扎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温禧怕他不高兴,轻轻扯他的袖子,“人太多了,要不我们去超市买吧?”莫傅司扭头深深看她一眼,只是握住她的手,“不要紧,这样我们就不会走散了。”

“唔。”温禧觉得眼眶又酸热起来,“即使走散了,我也会找到你的。”

莫傅司眼里带笑,“我会在原地等你,绝不乱跑。”

有家庭主妇和他们擦肩而过,听到这几乎打机锋一般的话语,有些莫名其妙地回头望二人一眼,惊艳过后,又挤进人群买菜去了。

莫傅司口味清淡,偏爱鱼虾蟹一类的海鲜。温禧买了基围虾、石斑鱼,又去挑选时鲜蔬菜。

绿油油的莴苣、黄褐色的茨菰、雪白的萝卜、红艳的辣椒,尽管有些菜叶和块根上还沾着泥,莫傅司却头一回觉得它们也带有一种朴素的美,某种他叫不出名来的绿叶菜被放在竹篾编的篮子里,翠叶迎风招展,让他不由联想起清晨开在篱笆上的夕颜花,而一旁金黄的面筋包则是太阳下的肥皂泡。

“凉拌莴苣,里面再放一些虾米,味道可鲜了,还有这个面筋包,把肉糜灌进去蒸熟了,浇上酱汁,怎么样?”温禧回头征询莫傅司的意见。

莫傅司微微一笑,“听你的。”

“阿婆,我要一斤莴苣,还要四两面筋包。”

卖菜的阿婆手脚利索地将莴苣和面筋包分别装袋上称,温禧付了钱。老阿婆忍不住朝两人看了又看,笑得像朵经霜的菊花,“真俊的小俩口,比电视里头的人还好看。”一面爽快地送了一把小葱和两块生姜给温禧。

温禧脸微微一红,“谢谢阿婆。”

莫傅司也不觉微笑,温禧从没想过莫傅司会有这么温暖的笑,她不由看得有些呆了,最后还是莫傅司拖着她的手逛到别处去了。

离开菜场的时候竟然飘起了小雪,蔺川的雪没有莫斯科的雪那般壮阔,往往是些细小的冰粒子,遇到人的皮肤,就会化成水滴。

温禧挽着莫傅司的胳膊,两个人另外一只手里都提着白花花的塑料袋,他们并不像街头行人,一个个弓腰缩背,拼命往前走,反而更像是闲庭信步。冰粒裹挟着风,打在脸上,微微有些疼,有几颗沾到了她的睫毛上,瞬间融化,像哀伤的泪,又酸又凉。

他们两个人,还可以有几个冬天一起度过?过去的她,最喜欢的词就是“未来”,现在的她却看到这两个字就觉得无限的恐怖,他们的未来,不能想,想起来只有无边的恐惧。她没法有天长地久的计划,只求像今天这般的日子,多一日好一日,拖一天是一天。

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直到进了家门。小狼早已经急不可耐地抱住温禧的脚踝,呜呜乱叫。弯腰揉了揉它的脑袋,温禧从莫傅司手里接过塑料袋,强颜笑了笑,“我去洗菜。”说完便步履匆匆进了厨房。

远远的隔着透明的玻璃拉门,莫傅司看见温禧系上碎花围裙,将长发盘起,然后将鱼虾蔬菜分别放进塑料盆里。

她一直垂着头,摘莴苣叶子的时候,不时抬起手背擦眼睛。莫傅司只觉得莫名的悲戚,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,他慢吞吞地走到厨房拉门前,将脸贴在冰凉的玻璃上,默默地看着温禧,暖的呼吸在冷的玻璃上喷出淡白的花。

因为只隔着一道玻璃门,莫傅司清晰地看见一颗硕大的泪珠狠狠从她的眼角砸下来,在和锃亮的刀背的相撞里,跌得粉碎。

不忍卒看,他终是背过身去,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小狼蹲在他脚畔,身子蹭着他西裤的裤管,毛茸茸热烘烘的。

幸福的日子似乎总是过得飞快,一眨眼,居然已经到了春节。

新年那一天,莫傅司刚睁开眼睛,就感觉一个酸甜冰凉的东西塞进了嘴巴里。

“唔?我还没刷牙——”尾音已经连同那酸酸甜甜的玩艺儿滑进肚里去。

温禧笑眯眯地看着莫傅司英俊的脸容,扬了扬手里红橙橙的橘子,“这是福橘,新年吃一口,整个一年都会有好运气的。”窗外有鞭炮声传来,莫傅司无奈地起了身,莫宅座落于龙宸山上,远离市郊,自然不会有什么市井人声,他也并非纯粹的东方人,因此对“春节”的感觉淡薄得很。

又是一声爆竹声响。

“苏君俨这个市委书记是怎么当的,难道不该严禁燃放烟花炮竹吗?”莫傅司将起床气撒到了好友身上。

温禧抿嘴一笑,主动亲了亲莫傅司的嘴唇,“一年也不过就一次,你可不能这么霸道。”

莫傅司一把捞住她,搂进怀里,故意恶狠狠地说道,“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,竟然敢偷袭我了,还嫌我霸道?嗯?”

温禧毫无惧色地与他对视,细白的食指还在他唇上轻轻一点,媚声道,“你不喜欢吗?傅司?”

她本来就生得极美,又刻意媚声媚气娇娇娆娆,莫傅司恨不得一口吃了她。

一个翻滚,温禧已经被他压在身下,细碎的吻铺天盖地地袭来。温禧双手攀在他的脊背上,两条长腿勾在莫傅司的腰间,热情地回应着他。

“傅司,傅司——”温禧只觉身处极乐之境。莫傅司却含住她的耳珠,轻轻咬了一口,用诱哄的口气说道,“宝贝,换个称呼,乖。”

温禧明白他想听什么,但是就是不好意思,谁叫那个称呼那么肉麻,羞死人了。于是她睁着一双水汽氤氲的眼睛,装傻道,“喊什么?”

莫傅司惩罚似地在她肩头啃了一口,“别给我装傻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手也移到了她的胸前。

温禧双颊滚烫,将脸埋进他的胸膛,半天才颤声唤道,“老公。”

两个人在床上厮磨了半天后才起了床。这是他们俩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。

莫傅司刚洗漱完毕,温禧就从糖盒子里掰下几片云片糕,送到他嘴里。

莫傅司蹙眉吃了下去,她又剥开糖纸,将一颗奶糖递了过去。

“还有?”莫傅司英挺的眉毛纠在了一块儿。

温禧表情严肃,“吃糕,高高兴兴;吃糖,甜甜蜜蜜。”

原来是为了讨彩头,莫傅司只得咬牙吃下。

按照蔺川的习俗,大年初一这天早上是要吃汤圆的。温禧从冰箱里拿出速冻汤圆,倒入锅里,调好火力,盖上了锅盖。

莫傅司从背后抱着她,轻声在她耳畔说了句“新年快乐。”

温禧回头朝他一笑,“新年快乐。”

锅里开始发出水沸腾的声音,温禧揭开锅盖,在白茫茫的水雾里探头看了看汤圆的情况,熄了火。

“你吃豆沙馅的还是芝麻馅的?”

莫傅司再次在心底叹气,他实在不喜粘食,但为了不辜负温禧的心意,只得硬着头皮说道,“各来一个吧。”

两个人面对面坐着,桌上搁着一个紫砂花盆,里面种着名贵的素心蜡梅,褐色的虬枝上还贴着着红色的福字,是莫傅司的母亲送来的。

咬破汤圆的外皮,滚烫清甜的豆沙流淌出来,味道居然比想象中的要好。莫傅司正用调羹慢条斯理地喝着甜汤,却听见温禧开了口,“傅司,待会儿陪我去个地方好吗?”

“好。去哪里?”

“白云庵。”

尼姑庙?莫傅司狐疑地看她一眼,但并没有多问,这样好说话的他要是被旁人看见,大概会惊得连眼睛珠子都掉下来。

下了楼,恰巧遇见余枕霞带着儿子阿宝,互相道了恭喜,温禧弯腰递过去一个红包。阿宝抬头看看母亲,得到首肯后才朝二人说道,“谢谢阿姨和叔叔。”

“枕霞姐,小狼好吗?”温禧轻声问道。

“头两天有些不适应,不过这几天合群的多了。”余枕霞拍拍她的手,“放心,我会照顾好它的。”

“那就拜托您了。”温禧郑重其事地朝她鞠了个躬。

坐进卡宴里,莫傅司终于忍不住问出了那个盘亘在心头的问题,“你到底为什么要把它送走?真的只是因为怕它打搅我的休息吗?”

温禧沉默不语,许久,她才捂住脸,低低地说道,“我实在没有办法接受生命里重要的东西离开。要么选择先放手,要么选择跟随。”

莫傅司握住方向盘的手一下子捏紧。

温禧已经抬起了头,她双目失焦,仿佛在对着空气说话,“两个真正相爱的人,若是其中一个先走了,留下的那个其实更惨。人死了,两眼一闭,什么都感知不到了,没有痛,也没有泪,而活着的那个却要长长久久地疼下去,光是想一想,我就觉得很恐怖。”

莫傅司只觉得胸膛振颤,双耳里也血潮似的嗡嗡作响。半晌,他才哑着嗓子说道,“ 你这是红嘴白牙地咒我呢,大年初一的。”

温禧剧烈地一颤,扑进他的怀里,死死攥着他大衣的衣襟,脸上血色褪了个干净,“呸,呸,我混说的,我是瞎说的……”她又惊又怕,仿佛提了个死字,莫傅司便会像海上的泡沫一样消失不见,眼泪珠子像扯断了线的珍珠项链,滴滴答答地四下滚落。

莫傅司觉得心脏都被这泪水打得疼起来,他捧起她的脸,定定地看着温禧红通通的眼睛,然后慢慢俯身去吻她眼皮上的泪水,泪水咸而涩,比他吃的最苦的中药还要苦。

“我不会死的,不是有一句话吗,好人不长命,祸害活千年。”莫傅司居然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。

温禧仰头看着他,她的身体还畏冷似地颤抖着,细白的手指仍旧攥着他的衣襟。

莫傅司无奈地勾起唇角,“你这样,我们怎么去尼姑庙?”

温禧的手指这才沿着大衣门襟缓缓滑下,改为揪住右侧的下摆,固执地不肯撒手。

莫傅司拍拍她的头,发动了卡宴。

车上的GPRS导航屏幕上小红点一直跳跃到白云庵门口,才静止不动了。

香客并不多,也许是因为已经临近中午。有穿着缁衣的比丘尼在庭院里缓缓走过,神态安详,见到二人,微笑合掌问讯。

温禧也学着合掌还礼,莫傅司不觉又蹙起眉头,他个性骄傲,从来不信神佛,只信自己。

观音阁大殿中央供奉着里巨大的观世音金身塑像,头戴天冠,胸佩缨络,脚踏白莲,手执法器,面若秋月,收颌垂目看着芸芸众生。

莫傅司只是仰头看着观音像上镶嵌的星光红宝石和海蓝宝,暗暗估量成色。

温禧却已经虔诚地跪在蒲团之上,双手合十,不知道在祈祷什么。观音像两旁杏子红的绣花帘幕下端系着铜铃,在微风的拂动下发出轻响。

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头之后,温禧起身唤莫傅司,“我拜好了。”

莫傅司望她一眼,“你到这儿来,就为了磕三个头?”

“这里的菩萨很灵的。”温禧知道莫傅司不信这个,怕他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来,赶紧扯着他的胳膊出了大殿。

才出了大殿,莫傅司手机就响起来。

他接通电话,“喂。”

电话那头,是一个陌生的男声,“老七,好久不见。”

“格尔曼?”莫傅司眼神如针扎一般收缩。

格尔曼似乎苦笑了一声,“难为你还记得我的声音。”

他这个精神失常的四哥居然恢复了正常,莫傅司神经下意识地绷紧了。

“其实我一直都很正常,只是装疯而已。为了逃离那个窒息的费奥多罗夫庄园,我把自己变成了疯子。”格尔曼语速缓慢,说出来的消息却如同惊雷一般在莫傅司心头炸开。

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莫傅司语气冷峭,“知道马克西姆死了,费奥多罗夫家族就剩下我和你两个儿子了,想来分一杯羹?我劝你还是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。”

“莫洛斯,你误会我了。我对那个肮脏的家庭没有任何感情。”

莫傅司讥诮地挑了挑眉,“噢,原来是这样,那你这只浑身雪白的鸟儿找我干什么?”

“你的病我知道了。”格尔曼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莫傅司从嗓子眼里发出的桀桀怪笑,“原来是来看我的笑话的,看来你还记得当年是我折断了你的手腕,让你不能拉大提琴的。”

格尔曼叹了口气,“莫洛斯,当年的事也算是我咎由自取,怨不得你。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现在已经一点恨都没有了。说起来也是因果循环,马克西姆害死老六的病毒体还是从我的导师的实验室里偷走的,你放心,那不是朊毒体,只是外面包裹着一层类朊蛋白而已,对神经中枢只有抑制作用,并不致命,也不会遗传,抗体血清我已经制出来了,交给了你的手下班,你若是不放心,可以找病毒学专家检验。”

莫傅司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,身躯居然微微发抖,不远处一个小孩子手里举着一个七彩的纸风车,正迎风跑着,风车便团团转了起来。檀香味顺着风飘进他的鼻子里,似乎还能听见隐隐的木鱼声,也许是消息太过震惊,又或者是太意外,他反而有种惘然的感觉,仿佛身在梦里。

格尔曼已经挂了电话。莫傅司依然怔怔地举着手机。温禧被吓坏了,他们说的是俄语,她一句都没听懂。

“傅司,傅司。”温禧小声唤他的名字,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焦急。

回过神来的莫傅司将手机往口袋里一丢,一把抱起温禧,灰色的眼眸里竟然有了水光,“我可以陪你过到八十岁了。”他的声音哽咽,显然是情难自禁。

有冰冷的水滴从他的腮边滴落在她的脸上,温禧眼眶轰地一热,热泪流了一脸,她伸出手紧紧搂着莫傅司的脖子,噙着一眼眶的泪笑着说,“我就说白云庵的菩萨最灵了。”

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,这是新年里的第一场雪。轻盈的六角冰花自九天落下,这一刻的雪,疏松而洁白,是它最初的模样。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原点,也许,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端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,明晚还有一篇番外。

我知道有人认为“结尾仓促”,但是对我而言,这个故事,在这个飘雪的时刻结束是最完美的。

这一本《温度》本来就带有几分传奇色彩,家长里短地再写下去,就滥了。

感谢所有追文的读者。祝你们幸福快乐。

喜欢温度请大家收藏:(m.7jie.com)温度七界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想死太难了 穿成全网黑后她成了手机app 护国战神 我有七个天骄师姐 奥特格斗传说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 仙君黑化后非要与我HE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穿越年代之吃好喝好 人在秦时漂到失联 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心上人 完美人类进化论 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拳之霸者 倾城商王妃
经典收藏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国民校草是女生 蜜吻999次:乔爷,抱! 嚣张 满级大佬变团宠 课后辅导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亲爱的阿基米德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 一见到你呀 小神仙 1号新妻:老公,宠上瘾! 国民撩神是恶魔:夜帝,宠入骨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你是不是喜欢我 穿成病弱白月光后我每天崩人设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桃花眼
最近更新 情话说给月亮听 小甜心她有恃无恐 我好穷,我装的 宇智波佐纪手握哥哥卡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梦境进行时[无限] 死神不可欺 穿书成大佬的心尖宝 撩完大佬,假千金她翻车了 当你风情万种时 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 他在偷偷学习啦[穿书] 不驯 懒汉得以重生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身患重症后我有了五具身体 圣父不干了[快穿] 总裁今天更文了吗? 渣攻在火葬场走事业线 爷爷比我大三岁[七零]
温度 司溟 - 温度txt下载 - 温度最新章节 - 温度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